首頁 > 留學攻略 > 藝術留學 > 老師好|我教出來的學生,是要參加電影節的

老師好|我教出來的學生,是要參加電影節的

237 0
藝術留學咨詢:400-0024-006
“建立人物與整個世界的聯系,這就是電影?!? Xue Tong -斯芬克電影科系導師- -斯芬克電影科系首席產品官- 導師背景: 加州藝術學院 電影制作專業碩士 學生錄取院校: 美國方向:NYU,USC,ACCD,SVA,SCAD,CCA等; 英國方向:UCL,LFS,UAL,Cambridge,Newcastle等 送我進名校的不是考試成績,是電影 ...

建立人物與整個世界的聯系,這就是電影。


Xue Tong

-斯芬克電影科系導師-

-斯芬克電影科系首席產品官-

導師背景:

加州藝術學院 電影制作專業碩士

學生錄取院校:

美國方向:NYU,USC,ACCD,SVA,SCAD,CCA等;

英國方向:UCL,LFS,UAL,Cambridge,Newcastle

送我進名校的不是考試成績,是電影

做電影,就是撒歡兒,就圖開心。

有些人打小就特立獨行、與眾不同,比如Tong。

對于學生時代的Tong來說,規規矩矩坐在教室里聽課、寫作業、參加考試,是簡直不能更無聊的事情。但受好勝心驅使,Tong的學習成績也從來沒落下過。

直到高中,單純考出好成績已經不能滿足Tong這個野小孩了,她賊溜溜的眼光看向了浩浩蕩蕩的藝考大軍。

白紙黑字的考試太無聊了,我要學電影,藝考才好玩兒!

得到了母上大人的批準,Tong就立馬收拾行囊,出門撒歡兒去了。

一個人參加藝考,在城市之間輾轉流連,Tong把藝考這場盛大的藝術角逐,當成自我的釋放,在這場釋放中斬獲了可觀的戰果,也找到了繼續奔走的方向。

本科四年,Tong眼睛都沒眨一下,就把這大半的青春交給了電影。

畢業之后,為了向國際頂尖的電影大佬靠齊,Tong將自己的戰場向太平洋西岸轉移,帶著一腔赤誠,走進了美國頂尖藝術院校——加州藝術學院。


熱愛藝術的話,就去留學吧

藝術留學,讓我確信天賦這件事。

遠赴大洋彼岸學藝術,為Tong這個野孩子帶來了什么?

Tong: “專業能力的大幅提升,校內校外跟隨業界大佬拍攝的實踐經歷累積... ...不過,這都不算什么。

能力和經歷,這難道不是留學的終極意義?

Tong: “不是,或者,不全是。

也許大多數人留學的初心,是為了提升專業技能和經歷背景,”Tong老師說,但你要來了才知道,比這些更重要的是,你人生的可能性被開拓了,比知識與技能更寶貴的收獲,是對自我的認知和肯定。

其實藝術人大都經常自我懷疑,懷疑自己的選擇,懷疑道阻且長,更怕在藝術這件事上,沒有天分可言。但有著開放前沿藝術氛圍的加州藝術學院,幫Tong老師確定了一件事——天賦不僅存在,還要放肆利用!

自從踏進電影行業的門,”Tong說,我就沒想過停止。

看上去放浪形骸、不服拘束的Tong老師,做起電影來卻細致入微、真實平和;人物,是她永恒的主題。

Tong把自己豐盛的好奇心,聚焦在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故事上。她捕捉每一個瞬間的變化,記錄真實卻不還原真實;她尊重故事本身,卻也不忽視電影的戲劇性和想象力。

為了做出有真情實感、有溫度的電影,Tong的許多片子會從自己的經歷出發,細致地刻畫某個具體時刻里的意識涌現。


比如Tong的作品《冬春》,講述的是10歲左右的留守小女孩,從每天和男孩子一起上山抓野雞、爬高墻,到想要穿裙子、扎辮子,從此對自己的性別在某個瞬間有了清晰認識的故事。

而這個角色的原型,就是從小就男孩子氣十足的Tong老師自己。

這部作品成功入圍圣巴斯蒂安和南方電影節,展映時獲得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好評,也讓Tong更加堅定了自己做電影的風格:簡單,真誠,動人。

而在這個收獲的過程中,加州藝術學院在電影創作上提供給Tong的靈感、資源、機遇,都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所以,真的熱愛藝術的話,就去留學吧!這是Tong對自己說的話,也是她想對廣大藝術學子說的話。

學生驚到詞窮,OFFER拿到手軟

做電影,規矩別太多,野心別太大,讓觀眾相信的作品,招生官也會相信。

Tong在指導學生做電影作品集時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:保持真誠,與觀眾樹立信任。

雖然Tong打小就是枚敢闖愛鬧的野孩子,可是面對電影時,她卻堅持:不要有太大的野心,就挑你最想講的東西,真真實實地講出來。讓人相信的,才是好電影。

在這樣的指導方針下,學生在完成作品的過程中,紛紛褪去了浮躁與功利,為了講好故事而回歸創作的本真。

哇!”“我去!”“這也行!

說來也怪,一群腦洞大開寫劇本的學生,在對Tong老師的教導有方表示認可時,發出的竟只有無數個哇!我去!這樣詞窮的驚嘆。


沒辦法,因為Tong不按套路出牌的指點,并沒有預留給學生們用常見的表達去回應的時間——“鬼才老師的靈感點撥說來就來,問題學生們的問題迎刃而解。

創作路上最常見的絆腳石,就是靈感枯竭了。

這一點包括Tong自己在內也深有體會。但是,她有自己獨到的解決辦法。

跟我學編劇,從來沒有固定的課堂。

卸掉包袱才能輕裝上陣。Tong老師幫學生卸掉包袱的有效辦法,就是從他們的愛好入手,把阻礙創作思路的絆腳石逐一擊碎。

和愛喝咖啡的學生去星巴克寫劇本,帶愛看夕陽的學生去天臺討論電影情節。在這些開闊的環境里,學生們從情緒到思路,也都跟著活躍起來了。

這也就是Tong老師的目的所在了——雖說這是個教學的過程,但她不希望自己的學生在創作中感到一絲絲師生關系帶來的壓力,或是受到封閉教學空間的限制,她希望他們用最放松的方式思考,拍最有自己風格的故事。

作品集的標準?不存在的!我有一千個學生,就要有一千種作品。

在十分注重培養學生個人特色Tong老師看來,每一個學生,都有他們自己的特點。

作品集的標準?不存在的!我有一千個學生,就要有一千種作品。

Tong老師認為,發覺學生的優勢,比告訴他們怎么做電影更重要。


比如新聞轉電影的學生Ziyue,準備作品集時是個典型的開題困難戶,剛開始寫劇本時總是受限于無靈感無思路,相比其他學生,完成作品集的難度更大。

新聞這個東西,講的都是別人的故事嘛,與其逼著她寫個人故事,不如讓她利用本專業優勢,先從別人下手。

Tong老師的建議下,在時間緊張之際放下焦急的Ziyue轉換了策略,停止了日復一日對電影靈感的瘋狂探索,開始心平氣和地用一段時間去瀏覽社會新聞,以她專業的新聞視角出發,去感受人間百態。

與其他從審視自我入手劇本的學員不同,從別人的故事反向切入的Ziyue,竟意外地挖掘出更多的靈感與對創作的感悟,并最終拿下紐約大學、倫敦電影學院、查普曼大學和加州藝術學院等眾多頂級藝術院校的導演專業,戰績頗豐。

對于學電影制作的同學來說,拿到頂尖藝術院校的offer只是開啟自己電影人生的重要一步,而每一個電影人都應該擁有的夢想,就是走上紅毯,站在電影展映禮上欣賞自己的電影!

預約專屬留學顧問,輕松拿到offer:

登錄斯芬克官網,在線預約您的專屬顧問;
即刻撥打400-0024-006預約;
更多資訊活動,掃一掃關注小程序或公眾號

11选5走势图怎么看